媒體視點

首 頁 >> 媒體視點 >> 正文

【微課程】潘靜波:食品安全“退一賠十”案件法律適用的難點問題分析

2020年10月28日 19:31

來源: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WDCM上傳圖片

編者按

  為傳承審判經驗、提升司法能力、促進適法統一,近期,上海一中院組織院庭長,領軍人才培養對象,優秀法官、法官助理等,以司法實踐中常見法律問題和類案法律適用為主題,制作系列微課程,F官方微信公眾號推出《微課程》專欄予以推送,以供參考。

本期主講:潘靜波

WDCM上傳圖片

未成年人與家事審判庭審判長

四級高級法官

法學碩士

研究方向:民商事審判、民事訴訟

 

  課程內容

 。ㄎ淖植糠窒蹈鶕n程視頻整理)

WDCM上傳圖片

  大家好,我是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潘靜波,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內容是:食品安全“退一賠十”案件法律適用的難點問題分析。我國《食品安全法》第148條第2款規定:“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一千元的,為一千元。”

  上述內容,即是我們通常所說的食品安全領域“退一賠十”的懲罰性賠償規定。司法實踐中,適用《食品安全法》的民事糾紛也多與此相關。

  今天,我們就談一談該條款在適用過程中的一些難點問題。之所以說是難點,主要是因為實踐中對這些問題存在不同認識和看法,往往這些認識和看法的爭議還比較大。我們要分享的內容包括三部分:

  一是何為不安全食品;

  二是如何認定經營者的明知;

  三是如何考量以牟利為目的而訴請十倍賠償。

 

何為不安全食品

 WDCM上傳圖片 

  根據上述148條第2款規定的內容,“退一賠十”法律后果的適用,關鍵要看生產者是否生產了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者是否經營了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

  那么問題來了,什么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也即不安全食品呢?

  在這里,我們先看一看什么是食品安全標準。我國《食品安全法》第三章,共計九個條文,對食品安全標準作出了較為細致的規定。食品安全標準,一般包括:危害人體健康物質的限量規定、食品添加劑的使用范圍、專供特定人群食品的營養成分要求、標簽和說明書的要求、食品生產經營過程的衛生要求、食品檢驗的方法與規程,等等?梢哉f涉及到了與食品安全相關的各個環節和流程。

WDCM上傳圖片

  在我國,與食品安全標準相關的規定多達數百上千。那我們不禁要問:一樣食品是不是只要在生產經營過程當中的某一環節不符合上述規定的某一具體要求,該食品即為不安全食品,可以主張“退一賠十”呢?

  我們認為并非如此。這里的“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并非單純是指: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某些具體要求的食品;而應該是指: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某些具體要求,同時還會導致食品本身品質的不安全的食品。

  我們又該如何評判食品本身品質的安全?

  我國《食品安全法》第150條規定:食品安全,是指食品無毒、無害,符合應當有的營養要求,對人體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亞急性或者慢性危害。實踐中,通常就是從上述內容出發,來認定食品本身品質的安全。

 WDCM上傳圖片 

  雖然說關于何為不安全食品,上述判斷依舊帶有一定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但是對既有法律規定的這樣一種限縮解釋,還是比較符合《食品安全法》的立法目的。一方面,可以有效發揮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威懾和懲戒功能;另一方面,也較好地避免了懲罰性賠償制度的過分泛化適用。

 

如何認定經營者的明知

  適用“十倍賠償”,生產者與經營者有著不同的構成要件,生產者應當是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而經營者除了經營不安全食品,還應當對不安全食品存在明知。

WDCM上傳圖片

  司法實踐中,作為被告的經營者,往往會抗辯其并非明知。

  那么,此時又該如何去評價呢?

  通常認為,消費者主張退一賠十,理應舉證證明食品為不安全食品。此時,經營者抗辯并非明知的,應當由經營者來提供相應依據,證明其已盡到相應的注意義務,并非屬于明知的狀況。

 WDCM上傳圖片 

  之所以有這樣的認定規則,主要是考慮到明知屬于一種主觀狀態,消費者舉證存在一定的困難,而經營者作為商家,具備專業及信息方面的優勢,對其自身經營過程當中是否已盡到注意義務具備較好的舉證能力。

  下面我們來看一個案例

  甲從超市購買了某進口食品,認為該食品系不安全食品,故訴至法院,要求退一賠十。法院審理后認為,食品確為不安全食品,應退貨退款,但無需十倍賠償。

 WDCM上傳圖片 

  主要理由是:在本案中,該超市為大型綜合性超市,在進貨過程中,已經就進口商的營業執照、許可證、進口食品的衛生證書等一系列材料進行了審核,已盡到與其實際經營能力相應的審查義務,那么,就銷售不安全食品難言存在主觀的“明知”,故無需十倍賠償。

  好,假設一下,這里甲如果起訴的是進口商,結果會不會不同?

WDCM上傳圖片

  我們認為,同樣作為經營者,進口商和大型超市應當區別對待。進口商,雖然不是進口食品的生產者,但其是將進口食品進口至境內的第一責任主體。進口商對于進口食品的食品安全負有不可替代的控制能力;而且,其他的銷售商往往是基于對進口商的信賴才會銷售進口食品;同時,在第一關口對食品安全進行把控也能將防控的成本控制在最小的范圍內。因此,基于上述因素的考量,我們認為,進口商對進口食品的食品安全負有的審查義務以及所需承擔的法律責任,顯然要重于普通的銷售商。因此,如果甲在這里起訴的是進口商,那么,進口商極有可能要承擔十倍賠償責任。

如何考量以牟利為目的而訴請十倍賠償

 WDCM上傳圖片 

  司法實踐中,如何認定“知假買假”行為,往往存在比較大的爭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明確,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引發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與此同時,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23號指導性案例也明確指出,消費者購買到不安全食品的,不論其在購買時是否明知食品為不安全食品,人民法院對其十倍賠償的訴請仍應予以支持。

  一般認為,上述司法解釋、指導性案例的規定,即是對食品領域“知假買假”行為的認可。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認定,我們認為也是在某種程度上價值評判的結果。畢竟食品安全關乎每一個公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即便“知假買假”行為在一定程度上會有違誠實信用,但是兩相比較,顯然前者在價值排序上更具優先的地位。

  雖是如此,但是實踐中,“知假買假”行為的表現形式也多種多樣。其中,有的購買者甚至是以不符合日常消費習慣的方式,以牟利為主要動機,而訴請懲罰性賠償。對這樣的行為,我們應該如何去評價,法院是否只能聽之任之?

WDCM上傳圖片

  我們認為,在食品安全領域,如果食品確為不安全食品,根據上述司法解釋及指導性案例的規定,十倍賠償的訴請,仍應予以支持;但是關于賠償金的計算,法院可以作出個別化的考量。

  下面我們看一個案例

WDCM上傳圖片

  乙發現超市銷售的散裝冷凍食品在標簽標注上,未標注生產日期、保質期等重要信息。因此,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時間里,乙以一件商品開具一張購物小票的形式,購買了61盒散裝冷凍食品,花費貨款399.84元。后乙又分8起案件訴至法院,要求超市退還購貨款399.84元,并一件食品賠償1,000元的形式主張懲罰性賠償金61,000元。

  法院經審理認為,食品確為不安全食品,應十倍賠償。但是在整個訴訟過程當中,乙明確表示,其之所以一件商品對應一張購物小票、一件商品賠償1000元這樣的形式主張權利,主要就是為了牟利。而我們通常認為,同一購買者與經營者在同一時間段內就同一商品引發糾紛,理應盡可能一并解決。但乙為了自身索賠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分開購買、分開訴訟、分別主張,這樣的行為,明顯與《食品安全法》懲罰性賠償制度的立法初衷不符,也有悖民事訴訟的誠實信用原則。

  因此,法院在最終的處理過程中,將8起案件作了通盤考量,除退貨退款,8起案件共計支持了61盒散裝冷凍食品的總貨款的十倍,即3,998.4元。

 WDCM上傳圖片 

  通過上述案例,我們可以看到,在食品領域,如果確為不安全食品,即便購買者以牟利為目的而訴請十倍賠償,其訴請還是應該予以支持。但是,法院可以從《食品安全法》的立法目的以及民事訴訟的誠實信用原則出發,對賠償金的計算作出個別化的考量。

两男一女做法